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离婚女同事纪姐
离婚女同事纪姐
最近我出差去了无锡一趟,这半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点不短,结束任务后买了些特产直接回到办公室
  「大家好啊,我回来了,掌声呢?」我一边走进办公室,一边笑着跟大家打招呼,手里拿着一个大包放在办公桌上,里面装的都是给大家带的一些土特产。
  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管谁出差,去什幺地方,回来都要给大家带点当地的土特产,而我又是出差最多的一个,所以我带的也就最多。每次回来,迎接我的都是一阵尖叫,当然我知道这尖叫声大部份都是因为我手里的包。呵呵!
  「呀,大忙人回来了啊,快给我们看看都带什幺好东西回来了啊?」纪姐第一个走过来,边说笑着边打开我的包,「无锡酱排骨,肉馅麵筋,哈哈 有口福啦!还算你小子有良心,每次都不忘了我们这些坐办公室的姐妹。」纪姐边往外拿着东西边对大家说道。
  「是啊,张哥,还是你最好,每次出去都给我们带东西回来,不像有些人,动不动的就找藉口,说什幺时间紧来不及之类的话给自己找藉口。」文员小媛媛也介面说道。
  我边笑着应付着大家,边把东西分好,然后一份一份的分到大家手里,最后把多留出来的一份悄悄的送到纪姐那,笑着冲她眨了眨眼睛,纪姐也心领神会的边冲我笑着边把东西收好。
  纪姐,可说是从我进了公司以来对我最为照顾的一个大姐姐了,她今年41岁,有一个上初中的儿子,老公三年前跟她离婚了。她本来算是一个很幸福的女人,老公自己开了一家贸易公司,生意做得不错,她自己从工作那天起就坐办公室,算得上是真真正正的老白领了。
  她工资、待遇都相当的优厚,儿子学习不错,也比较懂事,而她本人也比较注重生活质量,钱包里各种休闲健身中心的VIP卡片,运动、游泳,还经常组织大家一起去。那时候的纪姐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岁月丝毫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可是就在三年前,她老公跟他的小秘书搞到了一起,在那个女的大着肚子到我们公司闹了一次后,纪姐跟她老公就离婚了,孩子归纪姐。她老公给她留下了足够她们娘俩很好的生活后半生的钱后,搬了出去,跟着他的小秘书结婚生子去了。
  那段时间的纪姐变得沈默了,每天那开心的笑容已经看不见了,那端庄秀丽的脸上经常出现的就是那淡淡的哀愁。其实在我的眼里,纪姐还是很性感很迷人的,怎幺看都比她老公的那个小秘书要强得多,所以经常的安慰着纪姐,像现在这样做个单身的小资女人也是很不错的。
  纪姐165公分的身高,110斤的体重,整体还是很匀称的,头髮烫着大大的水卷披在肩后,每天略施粉黛的瓜子脸显得端庄、秀雅,一笑起来两个酒窝挂在小嘴的两边,一双会说话一样的大眼睛释放着各种她想要表达的神采,高耸饱满的奶子总是把她的上装顶出高高的两座山峰。
  最诱人的就是纪姐的大屁股,浑圆凸翘,不管是穿裤子还是穿套裙,总是不能遮挡它那诱人的存在,浑圆而不显一丝赘肉的小腿在夏天总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记得我刚刚从大连医科大学读完研究生就被老闆招到公司来了,一进办公室的门我就被纪姐的成熟美艳深深的吸引了,以至于呆立于当场,连老闆怎幺介绍我的,我都不知道,还是纪姐笑着跟我打招呼才让我醒过神来。
  她那种成熟的美是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女人所没有的,端庄、秀丽中透着绝顶的妩媚,让人看了就会心神蕩漾,从那一刻,纪姐就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自己总是会无意识的想要亲近她。
  由于我刚刚到公司,根本就对公司的一切业务以及运作都不熟悉,一下子无法从大学的校园生活转变到激烈的市场竞争上来,而那时候所有人对我这个刚刚毕业出来的毛头小子都没什幺好感,只有纪姐对我很好,耐心地告诉我公司的一切,把公司的运作程序等等的一切事情都不厌其烦的跟我详细地说清楚,就连我的第一个客户都是在纪姐的帮助下才谈成的。
  纪姐在我的心里,就像一个对我无微不至的大姐姐一样的让我尊敬,晚上回到家经常出现在我眼前的就是纪姐那迷人的笑容,耳边迴荡的也总是她那温柔的说话语气。想像着纪姐的样子,想像着她诱人的身材,想像着她身上那淡淡的女人香,我经常是在这样的幻像中打一次手枪才能安心入睡,
  三年前的婚姻变故,让纪姐从一个开朗的女人变得沈默了,看着她天天紧锁的眉头,明明伤心却要笑脸面对大家的样子,我的心里真的是很难受,感觉上天对她这样的女人真是很不公平。
  由于三年的经验积累,我那时候在公司已经是崭露头角,业绩虽然不像现在这样的牛逼,也算得上是中上水平,而每个月拿到手里的钱也是在翻着番的增加着,这一切都离不开纪姐对我的帮助和照顾,所以我看着她那日渐消瘦的样子,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
  赚得多了,手头也就不像以前那幺的紧张了,我经常的约纪姐出去吃饭、聊天,想要开解一下她,而纪姐每次出去跟我吃饭都是很巧妙的把话题岔开,不让自己在我眼前露出软弱的一面。在我无数次的强烈要求下,她才答应以后家里有什幺重活,累活她自己干不动的时候,会找我帮忙这才算完。
  「小张,明天週末你有事吗?我儿子要买台电脑,你能不能去帮我选下?正好你还有车,就顺便帮我搬回家吧!没问题吧?完事我请你吃饭。」记得那是我刚刚买完车没多久的一天,快要下班的时候,纪姐笑着问我。
  「行啊,您召唤了,再忙也得先紧着您老人家来啊!正好刚刚买车不久,我天天都想开着上街遛吶!」我边收拾东西边笑着回答。
  「我很老了吗?还老人家。小东西,翅膀硬了敢笑话你姐姐了啊?」纪姐边笑着边骂我道。
  「谁说您老了啊,您可不老,在我眼里你可是风华绝代的一个大美女啊!」我跟着纪姐边往外走边说。
  「可拉倒吧,39岁的老女人啦,还风华绝代吶!你这张嘴可真能说,怪不得业绩那幺好呢啊!对方都是女老闆吧?我说你怎幺都三十好几了,也不正经找个女朋友吶!是不是準备用这张嘴把天上的仙女哄下来,娶回家做老婆啊?哈哈哈 」纪姐边走边笑的跟我瞎泡着。
  「仙女有什幺好啊,仙女也没我姐迷人不是!」我也是不甘落后的回应着纪姐。
  「迷什幺人啊?真要是迷人,还能让人把老公抢走啊?」纪姐说着,脸上也渐渐地暗淡下来。
  「那是他不开眼。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了,走,我请客,咱们吃川菜去。」看见纪姐神采暗淡的样子,我边说边朝自己的车走去。
  「行,正好今天孩子不在家。你别开车了,陪姐姐喝点酒吧!」她边说着边往道边上走,準备拦出租车。纪姐的儿子每个星期五都会去姥姥家,因为週末,纪姐以前的老公会接孩子出去,这也是法院批的,父亲每个星期可以看孩子,所以纪姐为了不面对那个人,星期五都会让孩子去她妈妈家住。
  「你拦什幺车啊?咱们开车去吃饭吧,真要是喝多了再打车走。我现在又没喝,你拦车干什幺啊?」我边说着边把纪姐从道边上拉回来,上了车直奔不见不散。说实话,我对不见不散的麻辣小龙虾还是比较喜欢的。呵呵!
  「你看我,这岁数大了,脑子就不够用了。呵呵!」纪姐边笑边说,但是我能从她脸上看出那淡淡的忧伤。离婚一年了,她还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直接的在别人的面前说话把她的前夫带出来。
  「二十只麻辣小龙虾,一份山城辣子鸡,一份水煮鱼,一份回锅肉,再来四瓶啤酒。」我们很快就到了地方,在二楼找了个位置坐下,马上点了这几道纪姐喜欢吃的菜。我边吩咐服务员,边拿出烟来点上。
  「拿瓶金六福。」纪姐看着我诧异的眼神,伸手在我的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点上:「怎幺了?别告诉你老姐你不喝白酒啊!傻看着我干什幺啊?告诉你,离婚这一年你老姐是看开了,抽烟、喝酒、泡小伙,你老姐可是全学会了。」边说着边笑着。
  「咳!咳!咳 」一口烟把我呛在那了,满眼诧异的看着她。
  「哈哈 你逗死我了,看你现在这表情。怎幺了?就许你们男人出去花,就不许我们女人活的自由点啊?」纪姐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边笑着对我说。
  「咳 别人说这话我相信,就你啊,可拉倒吧!不会抽就别浪费我的烟。还泡小伙呢,你吓死我得了。」我边笑着边刺稜(大连方言,不知道怎幺解释,有点半笑话半看不起的意思吧)着她说道。
  这时候服务员也把一瓶白酒、四瓶啤酒拿到桌子上,菜也逐渐慢慢上齐了。
  「来,小张,为你老姐获得新生乾一杯!」纪姐边说着,边一口乾掉了杯里的小半杯白酒。估计她是没喝过白酒的,手不停地在嘴边扇着,边皱着眉头的往嘴里夹着菜,感觉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哈哈 我的好姐姐啊,不会喝白酒就别喝那幺猛啊,难受不?」我边笑着边喝完杯子里的酒。
  「切~~谁说我不会喝?只是很长时间没喝了,有点不适应。以前他经常带我出去应酬,我喝的酒可不比你少!」纪姐边说着边放下筷子,脸上又是一脸的暗淡,抓着酒瓶又给自己倒上了小半杯。
  「姐,你今天这是怎幺了?这一年里我可从来没见你这样过啊!是不是出什幺事了啊?你说给我听听啊!别这幺喝啊,你身体受不了啊!」就在我说话的空档,纪姐又喝掉了杯中的小半杯酒。
  「没事,姐就是想喝。跟别人出去我害怕,跟你喝酒,姐放心。」边说着边又给自己倒上了 二十分钟不到,一瓶白酒大部份喝进了纪姐的胃里,再看她已经是醉眼矇眬了。
  「我恨那个王八蛋,我恨死他了!」纪姐突然的一声大喊把我吓了一跳,再看她,已经趴在桌子上痛哭了起来。
  我坐到她旁边想要安慰她一下,谁知道这时候纪姐却突然抱住了我,在我的身上大声的痛哭起来。看着旁边桌上的客人那异样的眼光,我又尴尬又无奈,一手轻轻的拍着纪姐的后背,一边轻声的安抚着她。
  一阵痛哭以后,纪姐慢慢地鬆开我,还是斜斜的半依靠在我身上说:「他对不起我就无所谓了,已经都这样了,但是他不能伤害到儿子。」说完又自顾自的喝着啤酒,脸上一副恨恨的神情,端庄秀雅的小脸上除了酒精的艳红,底下全是痛苦的煞白。
  由于是斜斜的半靠在我的身上,我一只手扶着纪姐的背,她胸前那高耸饱满的大奶子就那样的顶在我的胸前,随着她身体的移动,轻柔的在我的胸前挤压。看着她带怒而又艳红的面庞,感受着胸前那带来的阵阵的酥麻的感觉,我觉得小腹里像有团火一样的在燃烧着,我急速的喝光一杯啤酒,想用那冰凉的感觉来压制住身体里已经开始燃烧起来的慾火。
  「到底怎幺了啊?姐,你可别让我着急了,跟我说说,这是怎幺回事啊?」我边嗅着她低靠在我胸前的头髮上散发的淡淡髮香,边问着她。而纪姐因为喝得太多,边一只手半搂着我的腰边靠在我胸前,把事情含糊不清的说着。
  通过她含糊的叙述,我大概的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她前夫上星期去看儿子,把儿子接走后,竟然直接又接了他现在的老婆和孩子一起出去,纪姐的儿子回来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哭了一场。
  说实话,孩子当时的那种心情,我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感觉她前夫做得实在是太过份了,看着自己的父亲抛弃了母亲,而且还把别的女人搂在怀里,逗弄着那名义上的弟弟,你说这对一个还没上初中的孩子,是多幺大的打击啊!
  看着纪姐边流泪边轻诉,听着那男人所做的一切,我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与难受,一把将纪姐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一边轻声的安抚着她,一边叫服务员来结帐。我知道现在的纪姐除了需要一张能让她好好休息的床之外,别的什幺都不需要,她真的是太累了。
  开车到了纪姐家的楼下,用她的钥匙打开楼下的大门,扶着她慢慢地往家走着,她不停地在我的耳边轻诉着,眼泪不停地流着。
  「哇 」在我开门的瞬间,纪姐大口的把胃里的东西吐了出来,吐了我一身也吐了她自己一身。吐完,整个人软软的倒在我的怀里,站都站不起来了。
  顾不得身上的汙秽,我一点点的把纪姐搀扶到屋里,她的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我的手从她的腋下伸过,紧紧地抱着她,就怕她摔了,由于抱得太紧,手就紧紧地扶在她那高耸饱满的大奶子下,手上的感觉、酒精的刺激,让我那下身的慾火又一次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我把她放到床上躺好,自己先跑到厕所清理乾净身上的秽物,把自己身上擦乾净后,又进屋把她身上那沾满汙秽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随着我的动作,她那戴着胸罩的饱满的大奶子出现在我的眼前,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发出诱人的光芒,我的下身彷彿要爆炸般的膨胀着,我不敢再看,机械的脱着她的裤子,最后纪姐只剩内衣,内裤的白嫩身体出现在我的眼前。
  娇红的面庞、白皙的脖颈与清晰可见的锁骨,胸前那对饱满白嫩的大奶子随着她的呼吸轻轻的起伏着。由于岁数和天天坐办公室的关係,小腹上已经有了赘肉,下边就是纯白色的纯棉内裤包裹着她那神秘的桃源之地,没穿丝袜的大腿显得那幺的丰腴,一双白嫩的小脚在她那圆润的小腿下,是那幺的让人血脉贲张。
  看着这诱人的躯体,这无数次让我在幻想中意淫的身体,我感觉自己像要爆炸般的难以忍受,感觉自己像一只很久没见到血肉的饿狼般,眼睛带着血丝紧紧地盯着床上这让人神往的性感尤物,脑中从跟纪姐认识到她对我的帮助,从她开心的笑脸到她那暗淡的模样,无数的情景像幻灯片一样的在我脑中闪过
  最终,慾望战胜了理智,我热血沸腾的趴到纪姐那诱人的身体上,边吻着她的身体,边解开她的胸罩,一对硕大的奶子从胸罩的束缚下,像一对兔子一样蹦了出来,暗红色的乳晕,黑黑的奶头镶嵌在白嫩的大奶子上,让我的大脑又一次的充血。
  我像发疯一样的死死地抓着她的大奶子,用力地抓揉着,用嘴在她那像黑色的小樱桃一样的奶头上用力地吸吮、撕咬,头紧紧地拱在纪姐的胸前,对她那对白嫩而又柔软的大奶子不停地进攻着。
  酒醉的纪姐无力地转动了一下她的身体,我坐了起来,绕到她的背后,从后边把纪姐拉了起来,她歪着头软软的靠在我的怀里,我的手从她的腋下绕到她的身前,两只手托着她那饱满而却已经下垂的大奶子,轻轻的抓揉着。沈甸甸的大奶子,柔软而又柔滑的感觉,不停地从我的手掌传输到我的大脑,我的下身坚硬的挺立着,紧紧地在后边顶在纪姐的屁股沟里。
  我的手从抓揉她的大奶子,慢慢地变成用手指轻轻的掐弄她的奶头,那黑色的像熟透的樱桃般的奶头在我的掐弄下慢慢地硬挺了起来,暗红色的乳晕也慢慢地凸起无数的小颗粒。我把她那对已经下垂而又柔软硕大的奶子抓在一只手里,不停地挤压、玩弄,另一只手顺着纪姐光滑而白皙的身体慢慢地伸向她的下身。
  隔着内裤,轻柔地抚摩着她下身那像小山丘一样凸起的阴部,手慢慢地从她内裤的侧边伸了进去,柔软的阴毛贴在她的小腹上,跟我的手轻轻的摩擦着。感受着她那柔软的阴毛,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她的小阴蒂,感觉到身前的纪姐呼吸开始有点不规律的急促起来。
  手指在她的阴蒂上拨弄一会后,慢慢地滑到她的阴道口,还是稍微的有点乾涩,我用食指和无名指轻轻的拨开她的大阴唇,中指轻轻的在她的阴道口上打着转。突然间很想亲吻她那柔滑的小穴,于是慢慢地从她身后挪出,把纪姐轻柔的放在床上,慢慢地伏下身子,把她那包裹在小穴上的内裤轻轻的脱下。
  浓密的黑森林出现在我的眼前,顺着黑森林往下出现了那让我神往已经的神秘的桃源之地,由于手指的拨弄,两片黑色的大阴唇稍微外翻,露出小穴里边那红色的嫩肉,阴蒂在手指的拨弄下已经微微的凸起,小穴里的肉芽也清晰可见。
  扶着纪姐的大腿,看着眼前香艳淫糜的一幕,我的呼吸不由得深深的加重,头轻轻的伏了下去,从纪姐的小穴上传来一阵阵的尿骚味,期间还搀杂着成熟女人那刺激性的雌性味道。大量的感官与嗅觉刺激让我毫不犹豫地一口亲到她那微微凸起的小阴蒂上,舌头不停地在她的下身舔吸、滑动
  由于过份的刺激,纪姐嘴里含糊不清的发出「嗯 嗯 」的声音,小穴也开始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我起身又一次含住她那柔软的大奶子,手指慢慢地伸进她那已经湿滑的小穴,在她的奶子上不停地抓揉,手指在她的小穴里肆无忌惮地抠挖,很快我觉得自己像要爆炸了一样,下身传来的感觉让我不能自已。
  我脱下自己的裤子,轻轻蹲坐在纪姐的胸腹间,我那硬得发烫的大鸡巴直直的放在纪姐的两个硕大的奶子中间,我用手抓着她那对柔软的大奶子,把我的大鸡巴紧紧地夹住,前后的抽送着,纪姐那黑樱桃般的奶头不时地蹭过我的龟头,酥麻的感觉一阵阵的从下身传来。
  我慢慢地蹭到纪姐的身下,扶起她两条丰腴白皙的大腿,用我的龟头在她那已经湿润的小穴口上来回地蹭着,看着她那外翻的大阴唇、凸起的小阴蒂,我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诱惑,大鸡巴长驱直入的一插到底!
  由于离婚一年了,纪姐的阴道异常紧凑,大鸡巴刚一进去,就被里面的嫩肉紧紧地包裹住。小穴里边湿滑而又温润,对纪姐长期的意淫和刚才对她身体的玩弄,再加上她这紧凑小穴的包夹,让我的慾火无休止的升腾着,下身越来越快速的抽插,很快地就射出一股股浓浓的精液,深深的射入纪姐阴道的最深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