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丝袜的故事
丝袜的故事
我毕业后在一家医院实习,被分到内科工作,工作还算顺利,大夫对我都挺好,我们的科室主任对我挺好,可是有一件事情让我对他在心理上疏远了 那天我由于堵车,迟到了大概半小时,我在路上给护士长赶紧请假,急匆匆地赶来,并在第一时间给护士长报告,护士长笑着说没什幺,我就去我们的休息室去换衣服,那时候还是夏天,天气很热,我那天穿了一双长筒的丝袜和高跟鞋,我就脱了袜子和鞋,换上了褂子和布鞋,真是舒服,要是不为了美,我才不会高跟鞋,难受死了
我一看丝袜有点汗湿,就想晾晾,这是我听到护士长叫我,我就胡乱的塞到鞋裏了,给病人量了体温,忙活完了,就和同事在值班室聊天,这是主任来了,主任也不算大,三十几岁,挺帅,医学院毕业的研究生,乾得好就提了,我挺敬佩他的,对我们都挺好,他可是红人啊,我们这裏是阴盛阳衰啊,姐妹成群,男的就没几个了,连打扫卫生的大爷都算上啦。他来找我们护士长,我们赶紧站起来打招呼,他们说了什幺,主任就走了,一会儿护士长让我们凑近点,他说点事,我们以为该发奖金了吧,都凑过来恬着脸盯着她,:“今天开始晚上夜班和中班有调整,我把表钉在黑板上,你们看看。”唉,不是什幺好事,我们都叹口气,我和主任被排在一个班,:“现在人少,一个医生配一个护士就行了,没来的知会一下。”我其实从心裏还有点高兴和主任分在一起。中午打饭时我碰到了主任,他从我笑笑说:“我们在一起了,呵呵。”我知道他开玩笑,就跟他说: “跟着你好啊,吃饭去吧。” “ 我还有事,你先去吧”我就和同事去了,我正準备打饭却发现钱包和手机都在衣服裏,早上换得太急了,医院很容易丢东西的,我就对同事说:“姐,给我佔个坐,我会去拿东西。“去吧我等着你” 我连跑带颠的上了楼,来到休息室,我看到门半掩着,走过去往裏看了一眼,準备进去,可是眼前的一幕让我一下就停下了, 是主任在裏面,他手裏正拿着我早上脱下的丝袜放在脸上蹭,还用力的闻,我吓坏了,生怕他发现就完了,我什幺也不拿了,悄悄地走到楼梯旁,一溜烟跑了,庆幸我穿的是布鞋,不然他听见脚步声该怎幺办,这个变态,我心裏嘀咕着,心裏乱乱的,还想我的袜子又出汗昨天还忘洗了,肯定很臭让他闻了丢死人了,他怎幺能这样!!我下午老想着这事,都摔了一个体温计,主任见了我还像没事人似地,不过我注意观察了,他看我时总是不停地往我腿上看,我这时倒有点自豪了,被人欣赏还是好的嘛!! 过了一天,今天我上夜班,我特意换上了一条连裤袜高跟鞋,我看看今天他见了该是什幺样,急死他,我来到医院裏,晚上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一样的小道,一样的花坛,和白天比总是阴森森的,我赶紧到楼上,走廊裏回声特大,吓了我一身汗,来到值班室,主任已经来了,他见了我,一看就听高兴的样子,打过招呼后,我就去休息室换衣服,我没脱丝袜,直接换上大褂就出来了,到了值班室他第一眼就看我的腿,我故意的假装整衣服把裹着丝袜的腿露出一截,我看到他嚥了嚥唾沫,眼睛放光,我觉得挺好笑的,过了一会儿,我说困了在桌子上趴会,他赶紧说好的好的,我就趴在桌子上,他坐在我对面,我把眼睛漏出一角用胳膊挡住,看着他,他看了会书,就开始看我,我一动不动,假装睡着地样子,他故意的出了声响,见我没什幺动静,竟然趴到桌子下去了,我真没想到,他这个笨蛋,在他的斜方的墙上有个镜子,我正好看到他的样子他象狗一样趴在地上往我的腿上看,然后他竟然把手伸到自己的裤子裏去了,他手很使劲地动着,真着佩服他,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再也受不了了,一下站起来了,就听砰的一声,他的头撞在 桌子下面的木板上,真是又好笑又可气,我赶紧装作吓一跳说:“啊!!主任你在乾吗???” !噢我,我....我....我在捡东西,”他赶紧挣扎着爬出来,脸红红的,我不禁对他有点愧疚,我乾吗这幺折腾人家别把他吓出毛病,他赶紧的解释一大串,像个孩子似地,我突然对他有一点爱怜,我坐下来问他:“你到底怎幺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我不该这样,我控制不住。” 我没料到他还挺诚实,就说:“没关係的,我知道你对它感兴趣。” “这.............。”
他脸更红了,他突然一抬头“我豁出去了,我告诉你,我喜欢你,还有你的腿,你的丝袜,你一来我就注意你了,腿很美很性感,我一时控制不住就..........就让我摸一下好吗?“ 我听到这个刚才的好感全无,我感到了他只是拿我当成一个工具,提高他性慾的工具,根本没有感情,我板起脸,瞪了他一会儿,走出了值班室,把休息室的门插上,躺在床上,有点想哭,他根本就不喜欢我,只是爱看我的腿和丝袜,我气得把裤袜脱下来,走出门,来到值班室,啪一声把刚脱下的裤袜摔在他的桌子上,对他说:“我去睡觉,给你用把!!!!!!”他一脸的惊异,早上我到点就走了,都没给他说一声。 其实我是挺喜欢他的,只不过是因为他的不屑才生气,过了几天,他给我写了十页信纸道歉,看得我也挺感动的,基本上原谅了他,下面的生活会怎幺样谁知道呢,总之生活还得继续。这是谁也不知道,只有我和他,虽然大家还和原来一样,可总感觉不对劲了,我谁也不能说朋友也不行,没处诉说,发到这裏告诉你们,听听我这些唠叨吧
【完】